当前位置:禅文化频道首页 > 心理禅 > 正文


神经学家眼中的直觉思维(1)

2015-03-06 16:47:39  乔纳·莱勒  中华网禅文化  参与评论()人


    作者简介:乔纳·莱勒,《连线》杂志特约编辑,《纽约客》杂志长期撰稿人,《华尔街日报》专栏作家。畅销书《想象》(Imagine:How Creativity Works)、《普鲁斯特是个神经学家》(Proust Was a Neuroscientist)作者。哥伦比亚大学主修神经学,在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埃里克·坎德尔(Eric Kandel)的实验室里做过有关记忆的生物学研究实验。牛津大学罗兹学者(Rhodes scholar),对艺术与科学的关系进行深入研究。

 

乔纳·莱勒

    我曾在一个脑神经科学实验室工作。我们致力于探究大脑是如何记忆的以及细胞群是如何记载我们的过去的。当时,我只是实验室里的技术人员。一天中,我的多半时间都是在实验室的工作台上进行一系列奇奇怪怪的动作:放大、涡流、移液、测序、蒸馏,等等。虽然那只是些简单的体力劳动,但却让我觉得意义非凡。“神秘”经过蒸馏后变成了一些小问题,而且如果我的实验没有失败的话,终究会得到一个答案。真理似乎需要慢慢地沉淀,仿若尘埃徐徐落定一般。

    与此同时,我开始阅读普鲁斯特所写的书。我常会把他那本《在斯万家那边》(Swann’s Way)带到实验室,在等待一项实验完成的空档读上那么几页。当时,我对普鲁斯特的期待仅限于娱乐休闲一下,或者在闲暇之余还能从他那儿学上一些遣词造句的艺术。对于我来说,他所写下的那个关于一个人记忆的故事仅仅是一个“故事”而已。《追忆似水年华》只不过是一部虚构的作品,是立足于与科学逻辑相反的观点上的。

    “故事逻辑”与“科学逻辑”在形式上往往很难区分。比如,我常常用首字母缩略词来代表科学的相关内容,而普鲁斯特则钟情于使用那些游移飘忽的散文诗语言。一旦看透了这一点,我便从两者中发现了某种让人惊讶的一致性。这位小说家预言了我的实验,在脑神经科学如何来阐释人类记忆运作这一点上,普鲁斯特与我的实验不谋而合。你若是细心聆听就会发觉,它们用不同表达方式所讲述的其实是相同的东西。

    早于脑神经科学获得发现成果的,正是那些先行接触到人类大脑真理的作家、画家和作曲家。当今的科学只不过是重新发现了这些可触可感的鲜活真理而已。而这些作家、画家和作曲家的想象力早在彼时就已经预告了在未来才会被验证的科学事实。